欢迎光临赤峰市国家税务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税收宣传> 税收文化>

走进中国印花税票世界

发布时间:2017-09-20 09:18   来源:《中国税务》2015.10期    【字号:     【打印本页】

    印花税,是我国政府仿行西洋税制的第一个税种,因其缴纳方法是由纳税人将应纳税凭证送到政府签证局签押纳税,并在凭证上用刻花滚筒推出“印花”戳记或粘贴印花税票以示税讫而得名。印花税票,就是专门为征收印花税而由国家税务部门发行的、粘贴在应税凭证上的、印有固定金额面值的、外形酷似邮票的完税票证。由于印花税票是国家发行的,采用的又是与邮票相似的方寸形式与印制工艺,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因此,长期以来,它都被视作邮票的“姐妹花”,同被誉作“国家名片”。在每届中国邮展中,印花税票都入选参展。

 

黄山是全国最早发现实用印花税票的地方 


    早些时候,笔者有幸采访到中国印花税票研究会秘书长、《中国印花税票总目录》大型文献专著副总编陈千里先生,那一次他应邀前来黄山市指导“中国百年印花税票精品展”策展工作。
    想不到刚刚见面,陈千里先生就递给我们一句让我惊讶不已的话:“中国实用的印花税票,最早就是在你们徽州发现的,然后才在汉口、长沙和直隶相继发现。”出自印花税票研究专家陈千里口中的这个鲜为人知的重要信息,非常漂亮地回答了我们当时未及出口发问也是众多黄山市人希望破解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百年印花税票精品展”会出在“昨日古徽州”的“今日黄山市”而不是其他地方?陈千里透露:这枚最早发现的实用印花税票,就是进入精品展的“大清云龙20文印花税票”。
    从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开始,大清帝国拟议和试办印花税达二十余载,但终未能正式实施。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清廷正式批准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袁世凯遵议仿行印花税,筹拟章程,奉旨试办,同时向日本印刷局订印印花税票一套6枚,此即清代批准的第一次试办印花税事。宣统元年(1909年),清廷通令各省施行。
    “大清云龙20文印花税票”是我国第一套印花税票之一,也是我国税票史上最早发现的实用印花税票。“大清云龙20文印花税票”,粘贴在徽州文书“清宣统贰年卖田赤契”上。该印花税票呈正方形,周边打有邮票式齿孔,图案呈赭色,主图为云中龙腾图,文字有中文“大清印花税”和“贰拾文”及其英文字样。
    陈千里指出:“精品展”中的宣统二年“大清云龙20文印花税票”,确属最珍贵罕见的实用印花税票文物。其珍罕之处:其一,这是我国第一套印花税票;其二,这是我国最早发现的已经经过实用的印花税票的文书物证;其三,存世数量少之又少。陈千里介绍说:当年清政府共印制了两套印花税票,一套是在美国印制的(即美国版),为贰拾文(赭色)、壹佰文(绿色)和壹仟文(红色)等三枚;另一套是在日本印制的(即日本版),为贰文、拾文、伍拾文、壹佰文、伍佰文和壹仟文等六枚。由于某些原因,致使日本版的并未实用,而实用过的美国版印花税票也格外稀少。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枚宣统二年“大清云龙20文印花税票”及其文书的意义,是再怎么评价都不为过的。据陈千里称:就他的阅历视野,该印花税票的实用单据只在安徽的徽州、湖北的汉口、湖北的黄陂、湖南的长沙和河北的饶阳等地出现过,而且大都为贰拾文的,壹佰文的只在湖北汉口出现过,而壹仟文的则直到今天还未发现过一枚。

 

开了诸多中国印花税票史先河的印花税票 

 

    2010年发行的《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一套9枚,联票设计,以徽州所特有的新安画派风格的国画,表现了“徽州古村落”所涵盖的“古村落”、“古祠堂”、“古书院”、“古牌坊”、“古街市”、“古戏台”、“古廊桥”、“古水口”和“古民居”等九类徽州古建筑遗存,面值则分为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5角、2角、1角等。各枚印花税票的题目颇具诗情画意,依次为:《古村风和》(古村落)、《祠堂追远》(古祠堂)、《书院师儒》(古书院)、《牌坊仰贤》(古牌坊)、《老街问市》(古街市)、《戏台听曲》(古戏台)、《廊桥渔歌》(古廊桥)、《水口牧归》(古水口)和《乡居耕闲》(古民居)等。
    新中国成立后,财政部税务总局于1949年11月,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套印花税票,主图是在两根柱子之间由齿轮和麦穗衬托下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地球上,称之为“旗球图”印花税票。1952年,财政部税务总局发行了新中国第二套印花税票,根据主图内容分别称为“机器图”和“鸽球图”印花税票。这两套印花税票及其加盖额票一直使用到1958年全国税制改革,印花税并入工商统一税为止。1988年,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的迅速发展,已停征30年的印花税又重新出台至今。而2010年发行的《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却是一套开了诸多中国印花税票史先河的印花税票,主要表现在:
    其一,《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开了“地方基层税务部门成功申请国家印花税票选题并被完全采纳”的先河。我国的国版印花税票的发行,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即:原则上1~2年发行一套;印花税票的选题与制作,均由国家税务总局实施。而《徽州古村落》印花税票的选题,则是由安徽省地方税务局提出申请的,不但被破例入选,而且还非常幸运地被列为2010年度发行的成套国版印花税票,实属罕见,史无前例。
    其二,《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开了“国版印花税票成套发行地方题材”的先河。在《徽州古村落》之前,纯地方题材选题的中国印花税票从未发行过一套。同时,《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也开了“‘徽州古村落’首次登上国版印花税票”的先河。
    其三,《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开了“中国印花税票史上三枚一组的‘三联张’的联票形式”的先河,此前从未出现过。
    其四,《徽州古村落》中国印花税票,开了“中国印花税票史上首次走进上海世博会的中国印花税票”的先河,此前从未走进过。


耐人寻味的印花税票 


    堪称最耐人寻味的印花税票,应该是民国“徽州六属财政处印花税票”了。这枚民国年间实用于徽州六属地区、面额壹角的“徽州六属财政处印花票”,粘贴在民国十六年三月的契约(连买契)上。全票正方形,票面颜色呈草绿色,无齿,尺寸25×25毫米。图案中部白日徽图花草纹饰,票上加盖“税处”二篆字红色印章。该份房屋转让地契的转让价格是纹银三两,缴纳地税一分三厘四毫,共纳税洋二角七分,契约盖有“歙县之印”大红官印并贴有安徽国民政府2分印花税票。
    “‘徽州六属财政处印花票’的1分票、2分票都已见到,大概有十来枚,唯独这1角的只在此次精品展中与广大观众见面,堪称孤品。”陈千里说。它耐人寻味的价值,表现在:其一,确实罕见,堪称孤品,“孤”到何等程度,耐人寻味;其二,使用时间极短,发行量极少,“短”、“少”到何等程度,耐人寻味;其三,以“徽州六属财政处”名义发行,印花税票史意义明显,意义何在,耐人寻味。据中国印花税票研究会理事马立中分析:该印花税票是安徽徽州临时印制的地方印花税票。所谓“徽州六属”,就是民国十六年(1927年)时包括歙、黟、休宁、婺源、绩溪、祁门等六县在内的徽州建制。民国元年(1912年)10月,临时大总统公布《印花税法》,安徽于民国二年对契约筹据征收印花税,至1927年建立南京国民政府后,财政部设印花税处,印花税划归中央税,统一印制“版图旗图”印花税票开始发行使用,北洋政府旧印花税票和地方自制印花税票同时废止。期间,税法迭经修改,税目、税率、税额多次调整,因未发现在其他年份使用该票的凭据和有关资料,尚无法考证其发行量、使用量和使用前后时间,故该票是研究民国早年地方自制印花税票的珍贵资料。

不可思议的印花税票 

 

    堪称最不可思议的印花税票,应该是民国安徽行政公署歙县商会《印花贴用法图说》中的石印版“长城图2分印花税票”了。《印花贴用法图说》原是安徽行政公署黑色石印的公文文书,石印版“长城图2分印花税票”就石印在该文书“中华民国”事件处上端。此外,还有朱红色印油加盖的两方印章,一为“安徽行政公署”落款下面的“歙县商会”的大字加盖,一为条文行间的“租摺上每月租金在十元以上者,由收租人按月贴印花2分”的长条加盖。
    其不可思议有三点:第一,我们见到的印花税票全都是粘贴在纳税凭证上面,然后再盖销戳的。而此件印花税票却是用原长城图2分印花税票制版后石印在《印花贴用法图说》上面的,为什么弃真取印,不可思议。第二,小小的安徽行政公署甚至歙县商会何来如此权力,能够翻版石印印花税票,不可思议。第三,据全国印花税票指导小组专家周震先生说:该枚印花税票可能是绝世孤品,果真如此吗?不可思议。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不可思议”并非坏事,它正是激励人们深入研究、上下求索、一变“不可思议”为“真相大白”的原动力,并为我们的印花税票研究增添趣味。


颇具趣闻的印花税票 


    颇具趣闻的印花税票,是北洋政府时期的“长城图”印花税票。“长城图”印花税票由北洋政府财政部统一印制发行。该套印花税票一共五枚,即赭色票面额银元壹分,绿色票面额银元贰分,红色票面额银元壹角,紫色票面额银元伍角,蓝色票面额银元壹圆。该套印花税票的主图案为“万里长城五色旗”,寓意中国各民族大团结,炎黄子孙国运延绵永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就是中华民国发行使用的第一套印花税票,习称“长城图”印花税票。
    “长城图”印花税票的趣闻,陈千里认为,首先,就是它的加盖票种类实在繁多,多而成趣。仅展品中就有加盖某“邮”字、加盖“电”字、加盖某“税”字、加盖某财政或金库名、加盖某商会名、加盖某县署名、加盖某省(市)名、加盖月份名、加盖某军政权名和加盖“喜”字等。这其中折射出的是那个时期税票层层派销、层层盘剥、弊端重重的印花税票史实。其次,就是它的“壹圆票稀少之谜”的戏剧性破解,谜而成趣。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壹圆面值的“长城图”印花税票都处于奇缺的状态,并成了一个谜。直到1998年中国银行拆迁搬家时,才戏剧性地在其地下仓库中惊现了一大批未拆包的壹圆“长城图”印花税票版票,才使谜团破解——原来它们被封存在地下了。然而,一个谜团破解了,另一个更加有趣的谜团又提了出来:那么多年面对票荒却不拆包启用,为什么?这么多年也没有如其他库存那样销毁掉,为什么?最后,就是它的非税成趣。趣闻还表现在“长城图”是贴用量最大的印花税票,包括:结婚证书、收据发票、毕业证书、营业执照、契约股票等,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单据上都能见到它的踪影,这种“非税功能、大显身手”的现象实在非常有趣。


颇具风波的印花税票 


    颇具风波的印花税票,是那套未能实用却已经印来的清代日本版印花税票。日本版印花税票,一套六枚,同图不同色、不同面值。图为“小双龙戏珠”与装饰图案,文为“大清国印花票”、“钱制”和面值等。
    据史料记载,这套印花税票,日本版的印制时间在1903年1~3月,是为清代第一次试办印花税而印制的。但是税票印成准备使用时,风波突起,由于印花税遭到广大民众的强烈反对,印花税及印花税票只得从缓办理。后来清政府第二次试办印花税,由于《印花税则》中的规定与早已印好的日本版印花税票不符,于是风波再起,无法使用。在这套印花税票设计之时,实际上已经埋下了风波隐患,票面上的“大清国印花票”的文字中,独独少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税”字。(作者:江志伟  汪 苹)